ペキン。届いた。

1.
计划9号晚上回北京。于是8号去车站买票。被告知有一张中铺可以买。欣喜之余立即买了放进口袋,再没去看。9号上车前来到候车室时突然发现,票面上的日期是8号。妈立刻拿了票冲到昨天买票的窗口,结果被售票口,问询处和值班室踢皮球。后来在铁路制服全套的值班室主任的调节下,以及我们的求软下,改签了同一列车的无座票。带我们上车的时候,那个主任挂着一脸“早点求我不就好了”的表情,很想揍他。

随便找了节车厢上去坐下,开始想要不要就这么熬过一夜。花几分钟时间来试图睡,失败。于是去补卧铺,又加了50块。卧铺车厢很闷热。不过毕竟可以躺着,勉强睡了。

2.
6点钟睡醒,天已经有点亮了。不想再睡,起来洗了洗脸,就到窗边坐着。窗子开着一点缝,风吹着还满舒服。这时火车进了一条隧道。突然觉得风的味道有点怪,摸一摸身上粘粘的。急忙跑到连接处有灯的地方,发现身上被吹到的地方黑黑的一层煤烟,还带着一点油腻。去洗手池用力洗,洗不掉。回来用湿纸巾擦,能擦掉一点,还是黑。没过几分钟,全车厢的人都被熏醒,粉尘和异味已经弥漫到了每个角落。洗手池的水在半个小时之内被用得一干二净,同时车厢里人力所及的地方都有各种黑色的痕迹。车长用广播向大家表示由于不明原因产生这种现象,希望大家理解和支持。不过从味道上来看应该是车头的柴油燃烧物在隧道里排放造成的。除了密封着使用空调的软卧车厢,全车无人幸免。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乘客们看着彼此身上四处出现的黑块,都忍不住说笑起来。还好,剩下的路没有很无聊。听说有人在车上给北京的好几家报社打电话要曝光,不过下车的时候一个记者也没有看到。

3.
于是,我又回到了这个无聊的小巢。另外一个人一如既往没有任何长进地听着歌打WOW。而我的床又被那对図々しい夫妇用过了。走的时候把褥子,床单,枕头打成卷放在床角,凉席盖在上面遮灰尘。结果他们把卷打开,凉席铺着,其它的胡乱卷着丢在一旁椅子上,枕头在地上。有专用插座的风扇被他们挪在电脑用的插座上,没有关。真的搞不懂,这些人除了破坏别人的生活秩序还会做些什么。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7-10 18:35 | 疲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