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已经独自一人度过了多少个平安夜

在学校也好,毕业了也好


下了班,跟同事们打过招呼,“平安夜好好玩啊~”,然后

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上三环坐了辆车,坐到双安

沿着街往魏公村方向慢慢地走

因为突然很想喝雕刻时光的咖啡

反正回去也必然是无聊,同住的CK当然是去陪女人了

不如坐在那里喝点什么,画几笔画,将这个夜晚耗掉,就完美了

只是,我忘了这是平安夜

走到雕刻时光的时候,人暴满

向守门的服务小姐再三确认不会有位子之后,转身开门出去

魏公村路也是不错的一条酒吧街

可是在雕刻时光坐过以后,再看其它的酒吧,都觉得异常抗拒

看看表,还不到9点

难道要在街上走一夜么?

暂且不论能不能走得动,万一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可就不太好了

一边慢慢往白石桥走,一边掏出手机来,找peri的号发短信

前几天她跟tt来过这边的避风塘,问问在哪里,然后去那边坐着发呆吧

在白石桥的过街桥顶上站了一会,两眼直直地看着钱柜的灯

然后peri回了,说记不清具体位置,不过E也想去,打打牌聊聊天什么的

能有人陪我有些喜出望外了

E加peri,tt不肯来,叫了pc,三个人打车过来

我先往避风塘的方向走,很容易就找到了

不过人仍然是暴满

拿了一个号排队,排到十一点左右有位子了

而那三个人堵在路上,十二点过才到

然后,就是喝水,打牌,聊天

E的意图很明显,因为这是peri跟CK分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怕她寂寞,所以找些人一起闹一闹

打牌的时候,E也一直在开导着peri

pc在听,我也在听

在看人的方面,我始终还是差太远了

应该信任的人,我不敢信任;应该提防的人,我不知道防备

我是蠢才

=つづく
[PR]
# by shimizuryokuu | 2004-12-27 11:35 | 楽し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