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 06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大好き、ふるさとの夜空

北京的风永远是粗暴的。要么流火,要么对着人们的头猛吹,要么带着沙。

而家里的风即使再大,也能够恰到好处地拢住全身,同时带着干旱地区的夜晚特有的凉爽。

有点阴天。抬头看,一片纯净的黑蓝色,没有任何瑕疵。

这里的夜空,天顶最亮,向外逐渐暗下去,直到地平线上,与远处的山岭溶成一团浓墨。

走在这样的天空下,就如同在宽大的床上舒展身体一般恬静。

而那个城市的夜晚,灯光占据了天空的七成以上,只有天顶勉强可以留下一点点夜色。

所以那时我疯狂地迷恋上黎明前的天空,因为那时绝大多数灯光会熄灭,在破晓之前,有几分钟真正的夜色可以享受。

所以,我仍然热爱我的家乡。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29 00:04 | 平静

智齿。

出智齿。左上的一颗非常顺利地出来了,右上的一颗也在蠢蠢欲动,右下的一颗却一直不肯乖乖出来,隔一段时间就要疼几天,这次终于发炎了,顺带引起扁桃体肿大和轻度毒血症。

去牙医那里检查得出结论是牙龈强度过高牙齿长不出来,打一针麻药把顶端的牙龈切开了一点,血流漂杵。麻药似乎有点过量,晕。——一向讨厌说这个字以及频繁使用这个字的人类。不过这次是真的晕。

@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24 19:43 | 平静

醉花。

昨天开始,突然觉得头昏脑胀,用尽一切办法,仍然没有好转。

后来经过仔细分析,目标锁定在窗台摆的花上。

某天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卖百合花,有的盛开着,有的还是花骨朵,非常香。就买了几枝回来插在水瓶里,各处放上一点。

不过充满香气的空气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污染吧,大概。

把花瓶撤掉,似乎好了一点。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23 15:28

恐ろしい。

父が酔いどれになって帰ってきた。

完全に酔いどれになった。

僕らの言葉が聞こえる一方、ぜんぜん頭に入れない。

寝ればいいのに、いくつの言葉を何度も何度も言ったり、あちこち歩いたり、ちゃんと寝ない。

母は冷蔵庫から水を取ってあげて、飲めって言っといた。

でも喉に通せなくて、すぐ茶碗に吐いた。

横になったものの、色んな声を上げて、やっと寝るまで時間をかかった。

そんな父の姿を見た時、深い恐怖しか感じられなかった。

悪い子供みたい、とも言えるだろうな。

何もできず、自ら平静になったまで待っていた。

父も母も老いている。

いつかそんなふうになるだろう。

そして僕も。

考えるだに恐ろしい。

恐ろしい。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22 22:55

何かを握り締める気持ち

家に帰ってから、始めてワコムをとる

そしてこれが生まれた

俳句を絵につけるのは習慣だが、やはりいい俳句の作りは大変にくい

少しVR風?Hydeを思いつけたかな

でもその腕輪確かにパンクなもの



そして、「絵は心の鏡」という念はしみじみ感じてきた

心を映していない絵はいい絵であるわけがない

c0020180_11185872.jpg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20 11:20

あら。

周四突然收到邮件,说我的空间由于“程序引起服务器不稳定”而被暂停。问题是,我在那个空间上用的动态程序只有一个ASP写的小型blog而已,刚刚清理过,日志1篇,评论0,其它纯静态页面,怎么会影响到服务器的稳定?除非是因为要回家把一些常听的mp3暂存了一下引起了许多流量?总之立刻写邮件去表示已经作了力所能及的调整,希望尽快恢复,然而没有反应。偏偏域名也是同家公司的,现在想转向也做不到,因为登录域名系统只能用一串已经被我忘记的用户号码,我请求对方查询登录号码,也没有反应。

MSN space不知道又在做什么。访问没有任何问题,就是写不了东西,无论怎么刷那个页面,在点发布的时候都会冷冰冰给出一句话:此空间暂时不可用,请稍后再试。

稍后再试。

稍后再试。

稍后再试。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18 11:05 | 平静

泣いちゃった。

エウレカセブン。

ただのSF・ロボット・美少女・純愛アニメと思ったけど。

泣かされちゃった。

誰も理解してくれない気持ち。

誰も信用できない気持ち。

愛しい人がいない気持ち。

約束を守れない気持ち。

死ぬほど叫ぶ気持ち。

一生懸命駆け出す気持ち。

泣かされちゃった。

まあ。

こんな事情は二、三回しか続かなかったけど。

僕のはまだまだ終わっていない。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11 20:40
好久没好好唱歌了

找到一首比较合适的伴奏,于是录了

伴唱的部分太难把握,放弃

详见 http://www.163888.net/person/index.aspx?id=3930138

里面还有一首很久之前的无聊歌曲




希望能再找到合适的伴奏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08 00:50 | 平静

全自动。

有些“朋友”用得着你的时候甜得发腻,用不着你的时候当你透明。

当初找我做翻译的时候几近哀求,真正开始帮忙了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内容和在公司时做的差不多,每天一篇Linux相关的新闻英译中,钱少得可以忽略。

可是所谓新闻哪位规定过必须每天发生一个的?

翻译几百字基本不花什么时间,可是我要花一大堆时间来找到要翻译的东西。

一旦没找到,还要听她发牢骚。

聚会的时候见到,她笑着说你这样的翻译真不好找啊。

以为是夸我:不会吧?英译中人应该很多嘛。

翻译好找,但不需要我来找文章的翻译没有啊。

我嘴角抽搐,保持少许微笑:哦,原来我是全自动翻译机器。

她依然笑容灿烂:对啊。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他,她们,他们,一直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地伤害别人。

勉强笑着去配合他们,他们说我虚伪。

撕破面皮跟他们对峙,他们又摆出无辜的样子。

最后我选择无视,尽全力的无视。

所以我不知道后来他们采取了什么政策。

我只知道3月份时候翻译的钱到5月初才给。

发邮件问4月的为什么还没到,回:3月份的是5月20号给的,所以4月的要等6月20号。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06 09:39 | 疲れ

なんとか。

昨天的早上,用没开字幕的彼氏彼女的事情和课本等来了天亮,然后,就再也不想去睡,一口气做完了上册的笔记。

为什么熬夜时的效率总是比平时高?

并且,接下来的晚上睡得非常安稳。

对天亮躺下中午起床的日子已经厌倦至极了。

又抽完了一包烟。如果手上没有烟,也不怎么想去买。可是一旦买了,就会迅速抽完。

所以,大概还是不要去买比较好。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6-06-06 09:05 | 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