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 04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神经衰弱。

次々の夜にたくさんの夢を見た。はっきりして厳密な夢を見た。
だが、自分はその中に居なかったそうで、夜更かし映画の気がした。
まだ目覚めしていない時にも、徹底的に疲れた。

朝の日差しが目に光るとき、まだその映画から引き離していなかった。
転んで、スプリング入りマットレスを全力殴った。
少しでもゆがめることなく、手をふわふわ弾いた。

寝てるか寝て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うちに、いくつの時間が飛びすぎた。
目覚ましは既に響いて、朝はそこまで待っていたのに。

体を支えても、仕事に行かせないでもらいたい。

连续两个晚上做一大堆梦。一大堆脉络清晰情节严谨的梦。
只是仿佛自己不在里面,感觉像是看通宵连场电影。
所以即使是还没有醒来的时候,都一直感到痛心彻骨地累。
从头到脚,从内到外。
阳光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从通宵电影中脱离出来。
翻个身,用力地捶打弹簧床垫。
床垫一点变形都没有,把我的手弹开,轻飘飘地。

似睡非睡地挣扎了不知道多久。
闹钟早已经响过了。
天早已经大亮了。

用力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完全没有去上班的欲望。

公司公告栏里贴了数个人关于工作的感言。似乎大家的意见还比较统一,包括我也是那么想的。
区别在于,他们觉得现在的工作很爽。而我不是。
只因为会用一点photoshop,会写网页代码,就自然而然地被当作备用美工。
可是,从大二的时候开始我就清楚的很,我不是当美工的料啊。
一个760X90的banner,两行字,可以用各种方式把它做得赏心悦目。
然而商务部什么都不需要。他们只要它会闪。先显示一行,再显示另一行,然后闪啊闪啊闪。

花了一点时间稳定心情。然后把冰箱里的饭盒热一热吃掉。
开始自虐式地看书,写笔记,写到手抽筋。
我是很擅长自虐的,用各种方式。

效率奇高。佩服死自己了。

头发再次掉下来的时候,几乎有跑下去找理发店的冲动。
后来还是戴上了头巾。

==================================
又发牢骚了。
罚面壁反省十分钟。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26 18:27 | 平静

附属。

昨天去金库唱歌的时候,戴上了那块一直没用过的方巾。
然后想上班的时候戴可能不太好吧。于是早上出来的时候没有戴。
后来发现放在了口袋里。
午饭时候感觉头发掉下来很碍事,于是就戴上了。
——倒也不是特别想要留长,只是觉得对各种理发店都非常抗拒。每次进去的时候,师傅和顾客都用一种不怎么怀好意的眼神扫过。
——并且能准确理解需求的理发师傅实在太少了。我可不想每次都从头开始。

于是吃完饭回来的人们经过我旁边时会露出各种表情。
好像多了这个东西,我就变得不是我了。
如果是去年10月时的我,会马上一把将它抓下来吧。
有点跟自己赌气一样地无视旁边的目光,戴着。
只是一个附属物而已。
而且,我不再是谁的附属物了。吧。

终于有一家翻译公司回信来了。寄来了一份登记表。填好,寄了回去。等待他们派活给我。
能快点进入正轨就好了。
会顺利吧。

开一个空word,在里面打上1000个汉字。当然是用几何级数CV的。
发现才只有A4纸多半页而已。
每次翻译这么多半页的话,我需要多少时间?
又开始毫无根据地乐观起来了。

房租,硬盘,显卡,ps2。
会顺利吧。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25 17:59 | 平静
【天声人語】2005年04月22日

大概是半个世纪前的情景,可能早已消失无踪了。不过从三好达治写的关于孩子声音的文字中,可以感觉到,那些情景应该还在什么地方保留着。

“每天早上都可以听到对面的人家里传来开朗的孩子的声音,一吃完饭马上喊‘我先走了’。”到白天的时候会听到”我回来了“,好像近在身边一样地清晰。因为只隔一个院子,虽然没有很亲近地接触过,相貌还是彼此知道的。在宏伟的宅子里住的话,就感觉不到这种韵味了。“我觉得完全没有住在高楼大厦里的欲望。”(《月之十日》)

听说,从一个可以称得上现代风格的高楼大厦的高层住宅的27层,掉下来两个藤制的放有花盆的台子。大阪府警方以杀人未遂的嫌疑逮捕了那名将台子从77米高的阳台上扔下的78岁的居民,并送往检察机关。

他供认,“在打扫阳台的时候被台子绊倒,很生气,于是把它们丢了下去。”有一名骑自行车的女性被擦到前额,台子已经碎裂变形。这样九死一生的事很难让人接受。

在塔一样高的建筑物上,会感觉到“缺少近景”。地上的事物都变成了远景。即使能看到树,也看不到枝叶。即使能看到人,也看不到相貌,听不到声音。

相反,享受这种与地上隔绝的感觉,欣赏地面上难得看到的景色的人也很多吧。虽然高度为日本的生活带来新的形式,也为普通的东西带来了随时在瞬间变成凶器的力量。

 半世紀ほど前の街の情景だから、失われて久しいのかもしれない。しかし、まだどこかに残っていそうな気もするのが、三好達治が書いた子供の声の話である。

 「毎朝向いの家で元気な子供の声がきこえる。食事がすむと『いって参りまあす』というのが聞える」。昼になれば「ただいまあ」が、手にとるように聞こえる。露地一つを隔てて隣接しているからで、親しいつきあいはなくとも様子が分かる。宏壮な邸宅に居ては、この風味は味わえない。「私には大厦(たいか)高楼に住まいたい希望はない」(『月の十日』講談社文芸文庫)。

 現代風の大厦高楼とも言える高層マンションの27階から、植木鉢を載せる籐(とう)製の台二つが降ってきたという。大阪府警は、高さ77メートルの自宅のベランダから投げ落としたとの殺人未遂の疑いで、大阪市内の78歳の住人を逮捕、送検した。

 「ベランダの掃除をしていたら台につまずき、腹が立ったので投げた」と供述したというが、一つは自転車に乗っていた女性の前髪をかすめた。落ちた台はひびが入って変形していた。こんな「命拾い」はたまらない。

 塔のような高層の建物に上って感じるのは「近景の欠如」だ。地上のものは、遠景になってしまう。樹木は見えても枝は見えない。人は見えても顔は見えないし、声も届かない。

 こうした地上からの隔絶感をむしろ楽しみ、地面の近くでは得難い見晴らしを味わう人も多いのだろう。高さは、日本の暮らしに新しい形をもたらしたが、ありふれた物を、いつでも一瞬のうちに凶器に変える力をも備えている。



【天声人語】2005年04月21日

它的领土比东京的上野公园还要小。世界最小的国家梵蒂冈,我曾经去过一次。

虽然很小,梵蒂冈国内有车站,银行,市场,甚至还有网球场。负责电话接线的修女中有人能够听懂十国语言,广播里播放的语言则有35种。虽然国内像模型一样的景象是可供观赏的,教皇厅的中心区域禁止入内。

日前,德国的枢机主教拉青格当选了立于11亿天主教徒之顶的罗马教皇。据称他曾经义务加入纳粹青少年组织Hitler Jugend,并在二战结束时作过美军的俘虏。

在决定新教皇之前他曾经表示,“当时并不想加入,但是没有办法”。不愿想起这段经历的人想必不在少数。然而现在向新教皇问起这些,并不是在意他年轻时有过为纳粹推波助澜的经历,而是想知道他在21世纪的世界里,能够怎样发挥自己生命中落败的经验吧。

新教皇是巴奈迪克特16世。6世纪时期的圣人巴奈迪克托斯制订了欧洲修道院的基本规则。虽然有许多弟子慕名聚集在他门下,同时他也遭人嫉妒,遇到过暗算。传说中,在有人向他敬献下了毒的饮品时,他用祈祷的力量将其净化。

上任教皇约哈内·保罗2世在故乡波兰体会过纳粹的侵略,在抵抗的过程中培养了成为宗教家的愿望。现在与他立场截然不同,而且已经过了青年期的人来接替他的地位。可以让人深深感到战争结束后60年的时光移转。

 領土は、東京の上野公園よりも少し小さい。以前、この世界最小の国?バチカンの内側に行ったことがある。

 小さいながら駅があり、銀行、マーケットにテニスコートもあった。電話交換の修道女には約10カ国語を聞き分ける人がおり、放送は35カ国語で流していた。国家の小さな模型のような現場は見られたが、法王庁の中心部分には近づけなかった。

 約11億人に及ぶカトリック教徒の頂点に立つローマ法王に、ドイツ人のラツィンガー枢機卿が選ばれた。ナチスの青少年組織ヒトラー?ユーゲントに義務的に入っていたことがあり、第二次大戦の終戦時には米軍の捕虜だったという。

 新法王に決まる前「入りたくはなかったが、当時は仕方がなかった」と述べた。この経歴に抵抗を覚える人は少なくないだろう。しかし新法王に今問われるのは、若い日にナチズムの波をかぶった点ではない。自らの負の体験をもとに、21世紀の世界に何ができるかではないか。

 新法王はベネディクト16世となった。6世紀の聖人ベネディクトゥスは、欧州の修道院の根幹をなす規範を作った。彼を慕って多くの弟子が集まったが、嫉妬(しっと)され、命をねらわれた。毒入りの飲み物を勧められた時、祈りをささげることで無害なものにしたとの伝説もある(『聖者の事典』)。

 前法王のヨハネ?パウロ2世は、故国ポーランドでナチスによる占領を体験し、抵抗しながら宗教家への思いを培った。それとは対極の側で青年期を過ごした人が、すぐ後をつぐ。終戦から60年という時の移ろいを感じさせられた。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22 13:39

飘浮。

可能最近睡得不很够,走路,坐车,电脑前面,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
上班时爬楼梯,感觉那块牌子似乎位于一个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地方。
狠命地抽烟,效果也不很明显。又一包mildseven迅速见底了。
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开始浮现了。
身边吵闹不停,但是完全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就像当时背对吵闹的两个人而坐,又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的感觉一模一样。
世界有很多,我从来没有被哪一个正式接纳过。不过这一次是我自己在抗拒世界。用力地。

晚上把饭盒拿出来热了吃。居然有一点酸了。天热得好快。

上次错过951的时候,决定去等983。于是三辆951先后开了过去。
这次又错过了951。决定专心等951。等了半个小时。

努力整理心情看书。艰难。总是会被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打断。
《日本》放在包里,结果包里的半瓶矿泉水滴了出来。干了以后瞬间变成了一本旧书。

博客中国改版,暂时不能发东西。天声人语停两天。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21 22:37 | 平静

顽固。

以前某个时候做过一个泛滥的性格测试。
虽然多数都是那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废话,还是被我发现了像样的几句。

你是一个很会怀恨在心的人。
如果信任一个人,就会完全无条件地信任着他;一旦这种信任被打破,就再也不可能恢复。

真准。

中午继续有人请客。饭盒留到了晚上。
开始打算像上次一样,等到下班时候热一下吃掉再走。
可是到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透不过气。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塑料制品特有的味道。
好像全世界的的CPU风扇,显卡风扇和硬盘都堆在我耳边,一齐响。
三星的17寸纯平显示器发出惨烈的光线,屏幕以外的地方黯淡如纸。
拿本书翻了两页。看书又不能放开看。在键盘上敲课文。
抬头的话满世界都是鲜艳得能杀人的血红色。

如果正式开始对什么感到厌烦,那么我厌烦的是它的一切。大概吧。

把饭盒拿到微波炉那里热了两分钟,然后拿到外面去吃。
走廊里可以闻到对面飘来的水泥味道。
向楼梯上方走。
虽然有些灰尘,但是多少可以算一个安静的地方。
而且还有历史遗留下来的一把椅子可以坐。
可惜窗子打不开。
开始飞快地塞下饭盒的内容。
然后有一个不知道哪里方言的声音在下面大喊着打手机。
飞快地塞完,把饭盒丢进包里,走人。

发出去的邮件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难道非日语专业的一概不与考虑吗。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18 23:59

It feels good.

通过Neo认识的鼎好JS买了只Benq FP737s,折掉原来老旧的phillips 105b之后花了2100块,计划之内。

It feels good。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17 16:56

Fight。

今天早上终于没能在7点之前爬起来。
试图靠早上的一小时和晚上的一到两个小时来看书,但连这些都很难保证。
与高考时候当然不一样。
高考的时候一天到晚都在凭着一种惯性生活,并且不需要担心衣食问题。

951上得到了一个座位,于是拿起书来试图看。
五分钟后开始感觉头晕目眩,胃往上翻,任务失败。

确定是要停止工作的了。
除掉计划中的LCD和PS2,钱应该还能剩下一些,够支持一段时间。
所以兼职的事还不算紧迫。
现在的问题是需要让自己有必死的觉悟去面对那些该死的考试,尤其是政治。
专家学者们呼吁了许多次,终究还是要考。
英语是没什么问题的。虽然考试的时候总是得不到很高的分数。
然后是基础日语。考了一级的话应该也没问题吧。而且又不考听力。但为了一级,听力还是要练的。唉。
日本文化就是那几本东西了。啃吧。

中午Glacier请客。由于师出无名,众人吃得糊里糊涂。
下个月我该请一顿了吧。“祝入职一周年暨消失の宴”ってなんて。嘿嘿。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14 15:48

晕眩。

昨晚先在饺子屋喝了一瓶多酒,然后跟去某烤串小屋吃烤串。虽然后来没再喝酒,仍然晕得不行。
回到家大概10点半,趴在床上就睡了过去。1点多醒过来脱衣服重新躺下,睡到大概8点。

去海龙一带转。海龙完全没有开门,被一群警察围着。外面的广场上站了很多人,有人举标语,没有感觉到什么气氛。

去鼎好买了只猫和摄像头。猫是用来代替屋子里那只废猫,摄像头是用来跟家里视频的。

最想买的Benq FP737最低卖到2200,有点肉疼。再等等看。

每次喝酒都有很长时间的后劲。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

回来的时候买了套蒸锅,晚上吃久违的饺子。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09 22:46 | 平静

阴天。

为了开始培养更早起床的习惯,把闹钟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这样,闹钟响之后到手机闹钟响的时间就可以用来缓冲,说白一点,用来赖床。
不然的话,两个闹钟几乎同时响过之后,很可能会继续赖下去。

效果不错,第二响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是醒着的了。

爬起来,窗外黑黑的,阴天。
开机,洗一个苹果,边咬边看KATSU。
然后就听到外面清脆的雨点声音。感谢天神。
出门的时候想拿上雨伞,没有找到。算了,雨不大,况且我一向是喜欢淋雨的。
可惜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雨天的空气那种清爽感觉实在太棒了。

不过进了公司就感觉不到了,窗户关得一个比一个严。
去厕所的时候,靠窗的位子被占。
所以只好跑到楼梯间,推开破旧的窗户,呼吸。

今天抽了四支mildseven。开了个坏头。晚上去跟SPY他们喝酒的话说不定还会有。

思考继续中。
太擅长自我批评了。几分钟前的想法,几分钟后可能就会遭到质疑。
我知道现在对我是个关键时期。不小心行事的话,可能会变得很麻烦。
思考继续中。

计划换LCD了。phillips 105s用了五年,1024分辨率,72刷新率,想必已经给眼睛造成了不小的问题。
今天发了工资。原打算明天就去村里,结果明天海龙门前搞抗日游行,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观望中。

翻译今天的天声人语,诌了不少古文,少许雅兴浮上来。
凑个俳句好了。虽然才只看了那么一点。

曇りの日 寂しさに酔い 卯月かな

嘿嘿,什么乱七八糟的。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08 17:53 | 平静

时间。

心里明白,要考研还是要考一级,都需要很多时间来看书。
现在的日子,实在是很难。
白天上班的时候,虽然总是丢一两本书在包里,不会有什么时间可以看。
下班的时间,路上几乎必然堵车,到家大概七八点钟。
找饭吃,或者跟屋里的人一起吃,都需要一点时间。
然后偶而打一会PS2。
再加上锻炼。
十一点多准备睡觉。有时候不是很困,但由于眼睛等因素,老爸警告我不要熬夜,通常也就躺下了。
中间能用来看书的时间太少了。
当初居然还想过要在职考,实在太天真了。
毕竟和高考是有很大不同的啊。

尽快找到一个5月之后的生活来源,然后努力学习吧。
当然我是很希望能找到一个日语笔译的兼职来做,也可以作为学习的一环。
不过似乎很难找。
发过一些邮件,没有人回。说到底我不是日语专业,大家都不很感兴趣吧。

曾经有一段时间以为自己的画可以拿来换钱,实在太天真了。
我的画自己看看还可以,拿去换钱绝对不会有人要的。
说来惭愧,梦想中的漫画频道大概是做不出来了。一方面站上的内容适合作画的并不多,另一方面我自己的创意也已经长年处于枯竭状态,画技又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努力了许多次,仍然无法至少令我自己满意。勉强做出一个单薄的东西上线的话,想必也很快就会被砍吧。

我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压榨时间了。
可怜的时间。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4-06 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