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 03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红茶

头仍然在晕。吃药,吃饭,抽烟,都没有什么用。
当然抽烟说不定也是原因之一。
昨晚没有力气做饭盒,于是今天又去吃食堂,一如既往地平淡无奇的味道,用于塞满肚子。
坐下来以后找那盒土产红茶,浓浓地泡了一杯,灌下去。
喝了这么多茶,始终还是红茶的味道最好。
咖啡因和尼古丁的双重作用之下,似乎好了一点,不过仍然坐不安稳。

MSN突然使用不能。一登录上去就马上报非法操作,于是没有办法找人磨牙。

昨天去风入松,总算是找到了那本《日本文学思潮史》。网站上写的是文艺思潮史,在风入松用电脑查叶渭渠得到这个,开始在语言文字类找,未果,转了一圈到文学区才找到,想想也对。
高教里面有大森和夫的《日本》,可是竟然只有上册。买了先看,反正也不会看那么快。

然后,继续思考。
包括接下来的计划,以及这两个月里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最近几次生病的时候都会觉得肚子像个无底洞。虽然不会怎么觉得饿,吃多少也不会觉得饱。

真是麻烦啊。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28 18:39 | 平静

梦魇

11点半,收到TQ的邮件。
转的22号那天的邮件,就是他下班之后抓住我做报告的那件事。
明明是要求三个月以来的统计,并且要发给两个人。
他那天什么也没有说。
我照常做了一个月的,发给了WY一个人。

然后是下午去参加会的通知。
我去干什么?要的报告没有到,其它什么也都不知道,去干什么?
回邮件问报告要不要重新做。

吃饭时间,TQ过来了。
“收到邮件了吧?回复一下看下午要不要去。去过没有?”
“没有。”
他冷笑一下,走掉了。

原来你还不知道要不要去啊。
那我问你的事呢?
发邮件不回,见面又总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
受够了。

下去草草吃了点东西,准备去。
天气热得吓人。
走到公司外面的时候,突然一阵晕眩,腿发软。
看看时间,还算早。
一辆小16开过来。
上车回家,先休息一下吧。

倒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就昏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8点。

仍然头晕,恶心。

真的假的。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

我不是在做梦吧。

没有去的话,周一上班TQ多半又会来找麻烦了吧。

嘿。

管他的。

吃了点东西之后,烧了碗姜汤灌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先灌了再说吧。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26 01:58 | 疲れ

恍然

恢复了带饭盒。昨晚买的速冻饺子,煮好了装来的。
思念的猪肉香菇。跟其它速冻饺子一样的油腻。

吃了以后下去散步,进了附近唯一的一家烟店,问有没有七星卖。
店主从架子顶上拿下一个盒子,打开,在大堆的ESSE和Sobraine之类中间翻出一包,10块钱。
家那边楼下卖16一包,所以马上决定买。
拿起来出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是一包Light。难怪会便宜一些,而且跟女士烟放在一起。
不记得一开始是谁向我推荐七星的了,说味道很淡,不会呛。
而当时楼下的烟店卖两种七星,Light和黑的那种。
我的前几包应该还都是Light的。
自从在上海知道了深蓝色中七星的存在,而楼下烟店也开始只卖这一种,我就改掉了。
所以过年回家老爸诧异我居然抽这么重的烟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仍然认为七星是很淡的那种。

打开,拿一支点上。果然,习惯了中七星以后,Light的味道实在是淡得可以,跟许多国产烤烟一样,满是纸的味道。
那两年我就是拿这个装做抽烟的样子混过来的啊。
继续拿来在公司里装样子好了,以我现在的工作状况,还不至于每天要靠这个提神。
中的那种到必要的时候再用。
嘿嘿。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24 14:19 | 平静

无题

早上赶大早坐983上班。
刚过了南湖中园,不动了。
前面的路口不知道怎么就有一堆车绞在了一起,四个方向的车全部行动不能。
本来983是要在这里右转的,队伍前面的几辆车却是要左转的,而左转道被左边来的车塞住,于是大家全都走不掉。
什么跟什么啊。
后来,半个小时以后,转过了那个路口。

写了张假条补昨天的考勤。
其实,以我薄弱的存在感,似乎没有几个人知道我昨天没有来。
除了偶而一同出去抽烟的几个人,通常没什么人跟我说话;我做的工作,也跟别人没什么关系。
所以,我只要写一张忘记打卡的条子交上去,效果想必也是一样的。
不过,我做不到啊。
我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喝酒,学会了许多邪恶的东西。
可是在公司里的时候,我仍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单纯了,单纯得有些丢人。
我不懂得看人脸色。我不懂得讨好别人。我不懂得如何升官捞钱。
我只是想安安稳稳地一天天生活下去。
TQ通知我后天去参加微软的广告会,顺便问我给微软的统计数据中有没有作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在公司里的话,这种事想必是少不了的吧。
不过,我做不到啊。
如果能找到其它的生活来源,稳定一点,够房租和吃饭,我会马上离开这里回去安心地考研。
也许HL说的对。
我还是适合去学习。
也许吧。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23 17:28 | 平静

无题

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冰冷,一点力气都没有。
虽然天气暖和起来了,屋里没什么阳光,暖气又停了,很冷。
闹钟响过一次,被我按掉了。现在指着9点10分。
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去上班了。
洗漱一下之后感觉很饿。
拿起昨晚照常做好的饭盒尝了两口,同样是冰冷的。
穿上衣服继续去寻找参考书。

我不知道我这次考研有几分是认真的。
我只知道我对现在的工作和计算机行业都已经几乎完全失去了兴趣。
虽然一直都在做着各种工作,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价值,也没有给任何人留下任何印象。
虽然策划了漫画栏目,也马上就要完成框架了,但是在现在的网站上,我不知道它有多少存在的意义。
我总是在做这种拼命想逃避却没有什么办法逃的事情,バカ。

去高教书店和北语。仍然没有需要的那几本书。
在北语的校园里跟说着各种语言的人擦身而过。
三个大声说笑着的日本女孩子走过来,想顺便听听她们在说什么,结果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她们突然压低了声音,然后就走过去了。
我看上去很像是会日语的样子么?チッ^ ^

回到屋里,某人仍然没有起床。等会起来了多半会吓到他吧。
烧了点开水浇进饭盒里,把那些东西吃掉了。

然后,来继续思考吧。我除了思考以外没有任何擅长的事情,真的。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22 13:12 | 平静

虽然有点不甘心

但是,我还是想再把工作继续一年

我需要稳定的生活来源来支持复习考研的日子

然后挤出一切时间来看书

事实证明,我是那种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的类型

如果直接辞工回家老实看书,恐怕这一年又白费了吧

——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14 11:35 | 平静

目が、いたい

父さんが作ってくれた薬を毎日にも飲んでる

でも目の炎症はまだかたい

灼熱、痛み

確信できるのは、コンピュータの前で、この痛みは決して消えない

できれば、今すぐコンピュータを蹴っ飛ばして、二度とこのものに近づかないと思ってる

でも、それができまい

どころで、この病はそんなに苦しいわけでもないのに

もう次のペイスを決まったのに

迷ってることが全て解決されたのに

なぜこの僕は、全然元気を取り戻せないのか

なぜいつまでもそんなに焦っているのか

大好きなミルドセヴンも役に立てないそうだ

どこまでもがくべきか

望んでいる心の休み場所はどこか

やろう…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08 18:03 | 疲れ
的确,我这样想很久了

一直都觉得可行性不高,今天再次想起,突然觉得:为什么不行?

虽然身为计算机专业毕业,计算机方面我并不擅长

于是即使在计算机行业里挣扎下去,想必也会非常痛苦

那么,如果我去考一个别的专业的研究生,比如日语,会不会有起色?

去年我试图在考研的同时考一级能力,——回头想想简直是发傻

如果是考日语研究生的话,同时考一级能力完全不是梦

因为研究生的入学考试那科日语的要求差不多就是一级

原本也打算今年报考一级的,再加学一些别的东西,不就可以去争取一下研究生了吗?

——不过政治还是要学的,这一点很令人讨厌

上网查了一下北语和北外的研究生资料,北语的好考一些,但北外的专业针对性比较强,会更有意思

周末去转一下参考书再来决定吧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02 16:12 | 平静

その電話で…何が…

ちちとははは、「あることを教えたい」とキュキュで言った

新しい家にまだ電話が使えなくて、仕事場に呼び出した

教えたいのは、アナンちゃんが、こいびとを持てた

つまり、あの時、アナンちゃんのへやにいる男だな

つまり、彼らが教えたいのは、「諦めろ」だな

諦めたよ、すでに

いや、諦めるより、別の思いを決まったこと

アナンちゃんへの感じは、恋じゃなくて、まったく親せきの感じだと、思ってた

そして、ちちとははは、レイケツさんはずっと僕のことを気に入ると、彼女のちちから聞いたと教えた

さらに、レイケツさんはもうすぐに北京に来ると

「考えてみるほうがどう?」って

でも…もう何年ぶりだ、レイケツさんと

考えてみろといわれても、今そんな感じがないよ

まあ、何も変わってないだろう

このまま暮らし続けてみろ

こいびとなんか、けっこんなんか、今頃考えるものじゃない
[PR]
by shimizuryokuu | 2005-03-01 12:38 | 平静